巨大在花唇上滑动然后挤进入\甜甜念之润之阅读

2021-08-05 21:09 · 女性健康网 · 7次阅读

我问盒盒,错过充值哥,你内心有没有后悔?

她瞪着无辜的大眼睛,说:如果说遗憾嘛,可能还有点,但谈不上什么后悔,因为我和他不是一类人,就像天上的云朵,看上去连成一片,其实都不是一个层次的。

我问那你和杜峰就是一个层次的吗?

她想了想,然后自嘲的笑笑:我曾经以为是。然后正了正神色对我说:樱爱你知道吗?这个世界上,最愚蠢的误会,就是你以为你配。

一阵风吹过,仿佛一把锋利的小刀,心口汩汩流血,却完全感觉不到疼痛。

我摸摸她的头,她的笑容已经满是悲伤,但还是佯装坚强的对我说,让我把故事讲完吧,这三年,我不曾对任何人提起,说完了,也许我心中的伤痛会少一些。

我点点头。

盒盒目睹充值哥陷入爱河没多久,就进入期末了,然后就是放假了。再见到杜峰,已经又是一个学年,一个崭新的秋天。第一次社团活动的时候,盒盒见到杜峰时,他的第一句话是:“哎?你头发变得好长啊!”盒盒想,也许杜峰真的注意到自己变得小女人了,一激动脱口而出:“你……你的头发也变长了……”

杜峰楞了一下,然后马上露出招牌笑容说:哈哈,放假玩的太HIGH了都忘了理发了!

盒盒说那你可要躲着点系主任了,他要看到你这样会把你绑去理发店,给你剃秃了的!

杜峰说那我干脆逃课好啦,反正我也大二了怕什么啦~~说完摆了无所谓的姿势,夸张又滑稽。

盒盒那一瞬间觉得杜峰变了。

充值哥和孙凝也来了,孙凝一副宠妃的姿态,说起话来眼睛和鼻孔仿佛要飞上天。但充值哥一开口,立刻媚眼如丝秒变撒娇小猫咪——盒盒好想为她的演技鼓掌。

因为是新学年的第一次活动,除了要练习跆拳道技能外,充值哥还宣布了本社团这一学期即将开展的重点工作:一个是“社团招新”,一个是“换届选举”。社团招新是过了十一,等大一新生军训完毕后就要开展的,换届的话大概会是在10月底进行。

这话说的虽然没有任何感情色彩,但不少人已经读出了弦外之音:所谓“招新”,其实就是为10月底“换届”寻找目标人选。盒盒之前也听陶碧说起过报社招新的事儿,社长并不用操心这事,而是由几个社团内的主力联手准备,面试的时候社长出席一下,但很少考核新人,而是在后面观察这些面试的主力们,考量谁能成为自己的接班人。

陶碧一直是报社的头号主力,所以最近也一直在忙着制订招新的细节,虽然盒盒总觉得她减肥成功后越发骄傲了,但偶尔还是会听到一些学校内的事情,还是觉得挺新鲜的。

一天晚上陶碧对她说:“学校会在10月9日举办校园招新活动,到时候各个社团都有席位,其实就是两张桌子和一个架子,可以挂挂海报啥的。”

“海报是要自己做吗?”

“当然!”

盒盒想,做海报这种事,八成会交给杜峰吧?

果不其然,充值哥介绍完招新活动规则后,很快就把相关任务布置下来:

“杜峰,你能写会画的,迎新海报这块能不能做一下?”

盒盒忍不住把头转向杜峰,见对方微微扬起下巴,笃定的回了句:“可以。”

某女立刻眼冒桃心,心想杜峰真有型啊!好帅啊!哇!杜峰还回头啦!在看我!在看我!怎么一直在看我啊~难道……难道是?

花痴持续了五秒,盒盒才突然觉得世界安静地有点恐怖了,收回目光四处瞧,心中大喊哎卧槽,怎么周围人都在看着她!?

充值哥轻微咳嗽了一声,“何微微(他已经不叫她微微了),咱们招新那天,你跟着杜峰一组,去现场看一下,帮着拉拉人气。”

盒盒依言答应了一声,心中对充值哥充满了感激,她知道他是给他们创造更多机会,她又偷看了一眼杜峰,对方并没有太大反应。

很快就到了招新的日子,虽然是校园文化活动的重头戏,但日常的课程还是不能耽误,好在大二以上的很多班级下午只有一节课(大一课程最满),所以刚过下午3点,各个社团的人都陆陆续续的跑来布置会场了。

说来也巧,跆拳道社和报社这次招新的席位挨在一起,位置也不错,就在一进校门的花丛边。盒盒拉着陶碧到现场的时候,杜峰已经忙活半天了,盒盒见他的额头边都冒了细碎的汗珠,却依然神态自若的弄着海报架子,一见到盒盒赶紧招呼:“快,帮我把那个夹子递过来。”

盒盒赶紧递过去,俩人一起把海报固定住,杜峰又走远了一下,端详了一会儿,才心满意足的说:“好了,就这样吧!”

趁这个工夫,盒盒也赶忙欣赏了一下杜峰的杰作:偌大的一张纸上,赫然盘踞着一条青龙,既灵动,又不失威猛,在海报的最中间,画有一个硕大的“飙”字,仔细一看,上面还用金笔描了边,就连龙身上的鳞片,也描上了细碎的金色,阳光一晒,微风一吹,龙威字美,熠熠生辉。

盒盒不禁看痴了,直到杜峰拍了下她的肩膀,她才猛地回过神。

“那边那个是你的朋友吗?”杜峰说着,指了指不远处的陶碧。

“我室友,怎么了?”

“她刚才一直往这边看来着。”话音刚落就见陶碧兔子一样的窜过来,一把扯住盒盒往外走,神情诡秘:“问你个事儿~!和你说话的那个男生叫什么名字啊?”

“杜……杜峰啊?怎么啦?”

“嗯……”陶碧用手托着下巴,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:“不错嘛~”

盒盒心里一阵阵紧张,陶碧难道看上杜峰了吗?她才不要和自己的室友成为情敌,而且……而且对方比她条件还好那么多!

想到这,她小心翼翼的问陶碧:“你啥意思……不会看上他了吧?”

却见陶碧宛然一笑,眨了眨眼睛俏皮的对她说:“你猜咯~”

盒盒的心情瞬间DOWN到谷底。

可能是因为有了心事,所以招新的时候,盒盒显得特别心不在焉,后来一看充值哥他们来了,就索性找了个借口回宿舍了。躺在床上,看着空荡荡的天花板,耳边传来操场上学生们愉悦的声音,反而心情更加沉重了。

她太了解陶碧了:射手座的她,笑容阳光、举止大方,之前又因为老大的激将,更加努力上进,不光学业上突飞猛进,身材也锻炼的越来越好,而且据说,这一次报社换届选举,她也是炙手可热的社长人选。

可是自己呢,外貌平庸还平胸,面容幼chi行为幼稚,杜峰会喜欢这样的自己吗?又一想,啊呀,我临阵脱逃,是不是正好给他们创造了机会了啊!啊呀何微微,你也太傻了!

正胡思乱想,忽然手机一响,居然是杜峰的,盒盒心跳瞬间加速,哆哆嗦嗦的打开了阅读键:“何微微你没事了吧?告诉你个好消息,咱们招了10来个新人呢!充值哥说过两天请大家吃饭!”

盒盒回:“主要是你的海报做的太棒了,比较吸引眼球嘛!我没事了,谢谢你关心。”发出去后暗自给自己的情商鼓掌,心想杜峰肯定客气的回复她,然后一来二去的,哈哈哈哈……

结果等到天黑了,都没有盼到回音。

盒盒暗自郁闷,正在想不会被陶碧给约走了吧?就见陶碧哼着小曲踱着方步走进宿舍,一见盒盒坐在角落,立刻关切的问:“盒盒你是姨妈来了吗?”

盒盒原本都不想理她了,见她主动示好,只好说:“没有,刚才胃疼来着,你那边怎么样啊?”

一说到这个,陶碧立刻眉飞色舞起来:“还不错耶,光我和卢松俩人就忽悠了八九个,还有五六个也留了电话,没想到这届大一的还挺积极的嘛!”

“卢松?”在一旁躺尸很久的蚂蚱忽然坐起来,“小松松吗?最近都没见到他了,他还是那么有个性吗?”

陶碧抿嘴笑:“秃子算发型有个性嘛?”

“啊?!他居然剃秃啦?真人长得帅不帅?”

陶碧坏笑道:“下次你和我去报社看看不就知道啦?”

“算啦,总觉得……不太好……”

盒盒无暇听两个人的谈话,她只想知道陶碧和杜峰有没有新进展,所以她一直强迫自己认真听陶碧说话,但越听越兴趣索然,只记得老陶最后说了句:下礼拜就复试了,然后就要新一轮竞选了。

嗯,竞选,这倒是个大事儿。

下一次社团开例会的时候,充值哥直言不讳的表达了对杜峰的欣赏,称赞他招新工作做得好,不仅准备充分,组织得力,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。然后也明确提出来,招新后一个礼拜,将由大家公开选举出新一届社长人选,他自己则功成名就,要将精力投入到为人民服务中去了,说着,还不忘给孙凝抛个媚眼,底下顿时嘘声一片。

盒盒的直觉告诉她,充值哥虽然恩爱秀的好,却也透露出一些讯息,那就是,杜峰,绝对是社长的不二人选——除非他不想当。

众人的其实想法与盒盒不谋而合,所以两个星期后,杜峰不费吹灰之力,当选了跆拳道社的新一届社长,而盒盒,也莫名的混成了副社长之一。散会后,充值哥带着他们,以及新入社的社员们,集体到好伦哥大搓了一顿,晚上回到宿舍后,她精疲力尽,端起脸盆准备洗刷刷睡觉,就见陶碧眼睛放光的跑过来:“盒盒,跟你说个事儿,我当选报社社长啦!”

盒盒并不是很惊讶,淡淡的说:“哦!那恭喜你!”

陶碧对盒盒的淡定倒也不在意,而是笑语盈盈的问:“你能告诉我杜峰的电话吗?”

自从给了陶碧电话号码后,很长一段时间,盒盒都没有理过她。每每想起这件事,她都觉得如鲠在喉般难受,心里一直责怪自己当时为什么不拒绝她,或者问一问情况。实际上,自从杜峰当了社长后,她与他几乎没有能单独相处的时间了,因为新社员的加入,杜峰不得不消耗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指导新人,而面对盒盒,只是淡淡的笑一笑,说,嗯,不错。

盒盒有些难过的想,我害怕与你错过,你却只说不错。

想从陶碧那获得消息更是难上加难,一个是她们俩处于冷战期(盒盒觉得陶碧应该也察觉出来了),另一个是陶碧自从当上报社社长,每天也是早出晚归,有几次过了门禁时间她才匆匆回来,老大她们问他,她也只说社团事情又多又杂。

就这样冷了将近一个月,突然有一天,盒盒在桌子上看到了报社的最新样报,里面有一篇人物专访,标题是:文以评心,武以观德——专访飙合跆拳道社社长杜峰,她连忙翻开那一页,如饥似渴的读了起来,看完后她心中充满了敬意与歉意,她终于明白,原来,陶碧并不是想争夺杜峰,而是因为报社有采访任务。

那天晚上,陶碧还是回来的很晚,老大她们抱怨了几句,还是抵抗不住浓浓的睡意,躺下了。屋里的灯光暗下来,影子打在墙上,投射出一个诡异又孤独的形状,终于听到门啪嗒一声响,陶碧像猫一样轻巧的钻了进来,刚要像往常一下,拿着脸盆去洗漱,就见昏暗的灯光下,盒盒倚背而坐,一双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,顿时汗毛都立起来了,刚要下意识的呼救,就听盒盒慢悠悠的说:

“你别怕,是我。”

“我靠!大姐,你吓死我了!怎么还没睡?”

“那个”,盒盒扭捏了一下,举起了一个苹果,“你要吃吗?”

那天之后,盒盒与陶碧又恢复了往日的亲密。又过了几天,陶碧在课堂上邂逅项思魏,彻底斩断了与杜峰的可能。盒盒心平气和的去社团练习,组织组织社团活动,偶尔和杜峰去下个馆子,切磋切磋武艺,日子过得波澜不惊。

相关文章:

强迫开 苞小说小说_御宅屋 自由阅读小说网

女生知道你喜欢她躲你 伤口5个月还发硬凸起

男人湿气重大肚子吃什么药 人人模人人爽人人叫

ppmei0z性欧美老妇_真宫寺是清r18

撞击着旗袍美妇的肉臀_学长不行太大了蔷薇

首席继承人免费阅读&抱着硕大坐下去

2021-08-05

在海里乘着木筏和狛枝两人以缓慢地速度随风飘扬了一周,依旧没搞清自己所处方位。……因为小黑那神烦的家伙还在炸毛不干活!眼角...

宝贝你怎么紧还要我继\唔满了流出来了

2021-08-05

虽然说沈元元的内心是这么想的但是面上确实不能这样漏出表情。于是沈元元就又一脸好奇的问:“那个修监控的师傅可靠吗?不要到时...

美女校花把我夹得好爽\abo双龙进入

2021-08-05

“你那天居然还和宋宸言在一起,你忘记四年前的事了吗?他肯定恨死你了,你要离他远点才行。”萧黎兮听到江禹墨居然会提起四年前...

年会梦颖全文 宠文胎穿到军界小公主

2021-08-06

姜皖见黎疏同二皇子一同进来,便是有些好奇的挑了挑眉,又跟南枢对视一眼,便是笑着调侃道:我才刚还挺陆之夜说你赌气走了?怎么...

章 宝贝怎么这么湿∼总裁 宝贝你放松我轻轻的

2021-08-05

姜素素在自己的心中想道,面上却还是摆着一副笑脸。只见庄明月双眸微转,依旧是那副颤颤巍巍的模样,那……我把银两都给你,能…...

你竟然背着我吃避孕药 公车好紧好爽再浪一点

2021-08-06

待会儿我会差下人送你些银两,你带回去,这婚事就此作罢了,你看如何?等再看时,双眸的狐疑早已消失不见,留下的只有属于长辈的...

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\三个医生㖭我下面

2021-08-05

“大伯不在吗?”叶亦雪推开叶亦晖的房门,直接把自己扔到了床上。“喂,你进我房间,至少敲个门好不好!”叶亦晖推了推鼻子上的...

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_第一章少爷回国的小说

2021-08-05

他突然挥手重重一掌拍在蓝光上,一圈圈波纹以手掌为中心向四周散开。www蓝色护阵开始扭曲,手掌处出现一个巨大的凹形。堂主府门...

潮吹是什么意思&金环扣在了分身根部

2021-08-05

“这里,就是您的圣域?”小玉女苏醒在女神殿,四下看了许久,摇头,“来之前您还这么小心的跟我说,可是,这里根本没有战斗之后...

如果那天没有遇见你_皇上在御书房要了公主

2021-08-05

“呸,小贱人,不要脸的货色,以后勾引了人家公子就有出息了,人家夫人不喜欢你,以后有你的苦日子过。”江杏花小心地站在文星身...

2岁女宝总是压下面为什么 穿越为军阀小妾

2021-08-05

他长得相貌堂堂的,在蹓国他很受欢迎,可是却不欢迎他人,他的性子高傲而沉稳,从不让人亲近,他的脸上总是一片清冷,如此飘渺冰...

白丝小脚裹住 bl纯肉集高H 肉香

2021-08-06

然而,这凌夜,硬是将面前的茶水当做酒水来引用,丝毫没有将李长歌的话听在心里。北陵在炎极的统治下,日渐衰落,炎洛得到此消息...

管家与侠女 桑德 男主角睡了后妈的小说

2021-08-06

切,这就是对待恩人的态度吗?陶桃语重心长的说道:所以千万不要相信他们的话。哟,你也在啊。子况,你开什么玩笑,我又不是那些...

在列车上调教性奴系列\玩弄已婚美妇做爰小说

2021-08-05

跟着活色生香来到相府跟前,看活色生香和看门的NPC对话。相府家丁甲:相府正在筹备亲事,无暇见客,公子请回。活色生香:我们正...

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\情侣第一次做是怎么感觉

2021-08-05

车内,开车的司机在偷偷瞄着自己家少爷身边的女孩,忽然苏念白透过车前的镜子瞪了他一眼,语气淡然的说:“好好开车”一听这话,...

文章标签